長期的腰痛舊疾,在我懷孕期間越演越烈,也沒料到生產完後依然疼痛;最近又發現在自己做蹲姿時,腳趾頭關節出現疼痛感,老公幫忙詢問友人,才知應該是拇指外翻,而以上兩項疼痛處都處於我的左半部軀體。

現在人誰不上網查資料?尤其我又是十多年的網路工作者。

上網看了好些資料,我似懂非懂,只能得知拇指外翻也許有可能影響腰疾,再查閱相關醫生資料,最後決定求診台大骨科江鴻生。網路資料的陳述讓我對江鴻生的診滿心期待,但我失望了!我第一次在我最愛最信任的台大醫院做了申訴,而且我堅持直接到申訴中心親訴。

走進診間,我一如往常與看診醫師問好,我絕對少不了一句「醫師好!」

接下來,我提出我第一個問題,對於長年的腰痛,我對還不知道後續回應如何的醫師說「醫師我腰一直很痛」,接下來就開始奇妙旅程了~

江鴻生給我第一個回答「我每天腰也很痛,因為我每天都坐著上班」,我聽到這樣的回答,心裡著實感到神奇,怎麼有醫生這樣回答病人呢?希望病人回應什麼?

我默默的"喔"了一聲,只好先撇開我的腰痛問題,接著問「最近我覺得腳的部分也不是很舒服,有疼痛感,我老公有幫我先問一下,應該是拇指外翻」,我感到神奇,因為江鴻生不會主動告知處理方式或是細看患處,我只好自己默默把腳ㄚ子從鞋子拿出來,他看我此舉,也才拿出測量器材幫我量外翻角度說「對,是拇指外翻,你這還好啦!不過我跟你說明一下,我們現在對大指頭的外翻也不建議動手術,有些案例的後續反應不見得能改善多少」,嗯~然後呢?我以為台大的好醫生,就算不手術也會告訴我如何處理或改善,而且我也沒有說我要開刀手術,只好硬著頭皮接問「所以都不用處理嗎?」我開口問,江鴻生才又從身後拿出一張紙,續說「如果你真的覺得影響美觀,這邊像這個外面都買得到」,接著把紙翻面「或是你想自己DIY這種也是可以」,他分別指著兩種我也不知道叫甚麼的東西,介紹完把紙收回,卻也沒說出物件名稱,還叫我去外面買,我看著他"恩",我心裡小聲音『我是覺得痛才來找你,我又不是因為美不美』,「我都是穿平底鞋球鞋怎麼還會這樣?」我覺得我好像一個死纏爛打的病人,但我卻只是單純想知道造成的原因和處理的方法,江鴻生說「平底鞋也不一定好,楦頭要像勃肯鞋那樣」,嗯~我今天穿的是under armour不是勃肯。

好吧!若此醫生是較為被動,我就自己主動諮詢,先暫且算他有回答道我腳趾頭關節疼痛問題,我手又摸回我腰疾處,話都還沒說出口,江鴻生就說「你也看到我剛剛回答一個問題都說明很清楚,不要覺得我打發你,因為我都說明很清楚,所以你如果還有問題,就請你再去掛一次號」,嗯!COOL!我最終還是被這樣的一句話惹怒了,我心裡想,這人很有自信,但卻無醫生該有的行醫救人的德性,糟糕至極!「所以我要再問問題要再去掛一次號?」我保持我慣有的冷靜回問了這樣一句,不知是否對他是有些微壓迫感,他才回我「如果你是腰痛,我建議你掛脊椎科.............」同時他拿出一張有骨科醫師對照病症的紙,用螢光筆畫給我。同時,我從護士手中接到繳費單,我心裡就帶著"爛"字走出診間。

以上,我承認我不是專業人士,在現在分科詳細的大醫院中可以100%正確地找到對的醫師,但我想,若為良善醫師,一問一答,都不應該是上述狀況;若為這般有自信且有能力的醫師,就該有自信的告訴病人如何處理患部,若病患問題真的不是他所專長,亦可謙虛態度告知病患應該轉診或協助轉診。今天的情況來說,江鴻生對我而言是爛醫生,先不論能力,身為社會高階層的工作者,面對病患為這樣的態勢,我評斷只能說糟糕。

若有江鴻生的支持者,我只能說抱歉,我出社會也至少有15年光景,社會告訴我,會做事是基本,除了會做事更要會做人,若每一個社會高階層工作者都像江鴻生一樣,我們就該感嘆台灣真的不會進步了!

一向喜歡在台大就診,當然離家是近的是原因之一,所以即便結婚了,不住附近了,有狀況我還是回到台大,再則,我一向覺得台大醫生都是仁心仁術,不過,今天幻滅了,更有種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感覺。

再補充說說申訴中心的處理,先感謝我到新大樓二樓後為我帶路的小姐,因為申訴中心不好找,大多的志工都是請我填單,遇到善良的小姐幫我帶路,並且陪我等待處理人員,等待同時問我「今天是掛哪一位醫生呢?」我答「江鴻生」,沒料我得到一個回應「他真的怪怪的」,我訝異居然這樣也能遇到同理人。

他們稱這樣直接過來申訴的案件叫現場,我的處理人員很有耐心,也不太有情緒表情地聽我說完整體狀況,想必也是對處理申訴有做過教育訓練,但就像客服人員,一樣試圖把我的案子抹平,我客觀的說這無法評斷好壞,不過最後我堅持對江鴻生有所申訴,門診費即便我覺得付出的完全不值得,我還是可以給,但我希望對於江鴻生的態度和與病患的問診對談方式,醫院應該必要有些處理,處理人員給我的最終答案是《會反應給科別主管,再給我回覆狀況》,那,我們就一起等等後續吧!

, , ,

三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