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第一胎,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高危險孕婦,只知道在這胎之前,我小產一次,一直深怕自己又保護不了這個寶貝,所以沒有生產經驗的我,依循著老公好友的意見和協助,掛號台大施景中醫師來做產檢。

就這樣每四週與施醫師見面一次,直到這一天。

回想起來,覺得自己也很拼,前一天還在上班。

這天凌晨約莫四五點,我覺得肚子還蠻痛的,拍拍身邊熟睡的老公,跟八分醒的他說我痛,他問我要去醫院嗎?因為我還無法判斷是什麼樣的痛,於是覺得不用,老公也立馬又睡著⋯

到了早上七點半,是老公要上班的時間,他問我他要去上班嗎?我心想他公司離家不算遠,所以讓他去上班,但提醒他要保持聯繫。

話說這種疼痛感不一般,沒多久我也決定今天就不去上班了,接著開始下載測量陣痛的APP,看看自己的疼痛頻率,還一邊用line問著已為人母的好友和同事們這狀況我該如何是好?

我就這樣一路感受疼痛越漸劇烈,每隔一陣子就是一陣糾結劇痛,我想這就是陣痛無誤!

我繼續測量著陣痛頻率,因為很怕被醫院退貨,我努力告訴自己要忍到衛教說的五分鐘陣痛一次才去醫院,從開始還能有所節制的忍耐,到後面真是無法自拔地喊出「好痛!好痛!」

這次孕期,小姑貼心的讓他的狗兒子"密嚕"一直陪伴著我,這天當然也不例外,但密嚕看著疼痛不勘然後還會呻吟吶喊的我,似乎也越來越覺得害怕......。(可憐的密嚕寶貝)

印象中約莫早上11-12點間,我想是時候了,於是就進廁所完成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洗頭」,我想要是生了,也不知道要撐多久不能洗頭,真是太恐怖了,我就這樣胡亂的,在一陣一陣的痛與掙扎之中,完成了洗頭大業。

中午老公帶著午餐回來,但我是越發疼痛,請老公打電話問醫院是否一定要等到衛教上的陣痛時間才去醫院(是有多想確保我不會被退貨?),對方問了問我們住哪裡,還算有良心說十分鐘陣痛一次就過來;我持續用APP測量著頻率,再一會老公就去備車了,準備隨時把我運走,我覺得我真是超守規範,真的差不多8-10分鐘痛一次時,我就跟老公說走吧!我拖著又巨大又劇痛的肚子,移動著我的屁股(懷孕後期腰真的超痠痛,在床上都用輕輕位移的方式讓自己下床),我慢慢起身感到微微濕潤,往床上一看,血...是血!這就是傳說中的落紅?說真的第一次懷孕生小孩真是甚麼都驚恐,我超驚嚇的,想說會不會怎樣!?這時候的我覺得走到家門口彷彿從台北到高雄般的距離,帶血的洋裝也沒多餘的力氣換,陣痛真是太恐怖了!痛到一個無法形容,但我還是得往前走,我根本無法挺直腰桿,都是彎腰捧肚的姿勢前行。

老公將我運到我的台大的途中,還一直要跟我說話,我真的很想爆炸,哪來的力氣抬槓?

到台大兒醫門口大約下午兩點,車一停,我忽然感受到我身上的大水球破了,濕透了我!老公的車椅也濕透了!我再一次的超驚恐......
迎面而來的警衛,老公跟他說「我老婆要生了!」義工阿姨也連忙推了輪椅過來(老娘還真的是站不住了),警衛幫忙將電梯調整直達9樓。
說實話我整個人喪失了理智,到了9樓,理所當然的護理人員都是按照流程來,想知道怎麼了?情況如何?要測陣痛......,但我只能瘋狂的回應他們「我 很 痛!」
終於,有一張床可以讓我躺,一躺下我立馬以撕裂聲問「我可以打無痛嗎?」(這輩子沒有這麼瞬間篤定過),護士依然冷靜的說先幫你測幾指,我也依然撕裂聲回「快!」(這輩子沒那麼希望別人快把手指插進私密處過),但接下來我聽到的是讓人失望的回應「小姐,你三指了,不能打喔!」我頓時從希望到絕望,只好繼續承受這既驚人又猙獰的痛,說實話,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不理智的一段時間,無法控制的嘶吼吶喊覺得護士冷靜個屁覺得老公講的話沒半句話幫得上忙覺得天塌下來還是我最痛......直到我的產檢主治施景中醫師出現,如神降臨(哈雷路亞),心理頓時獲得紓解,覺得我接下來無論怎樣都會順產,施醫師的出現實在是太重要了!

其實,這段難熬的過程中,護士們也是幫我不少,只是跟喪失理智的孕婦溝通是有點難度沒有錯......,我也忘不了他們最常跟我說的一句話是「小姐,請你冷靜一點聽我說」

接著我又不知道瘋狂的痛了多久,護士忽然告訴我,看到BABY的頭髮了,!!!,到底我是要被嚇幾次?BABY是要掉出來了嗎?
當然沒過多久我就被推進了產間,沒有換產服(一般會有產服吧?),我穿著我那件帶血的洋裝就上戰場了,老公也陪著我進去了。雖然我覺得那是一段漫長的過程,但據說,我很快就生出來了,整個過程我只能說就是用盡畢生力量,想趕快解脫,就是想辦法用對力氣,努力把他生出來。我永遠忘不了在一陣一陣的使力後,有位護士說「就像大便一樣的把他大出來」,我最想問的問題有人幫我提出了,我立馬問「那我會真的大出來嗎?」(我真的不想這麼丟臉),醫師護士也都理所當然的回答我「不會!」現在冷靜想想,如果他說「會」我還敢用力嗎?不過就在這最後一擊,我的亮亮出來了,哇哇大哭,健康無比!

寫到這兒我有點感動了,從準備懷孕,到懷胎十月,到這段生產過程,這些過程都不簡單,而且都得靠著媽媽自體的無盡努力延續下去,無非就是換得一個健健康康的小寶貝來到世界上,我 做 到 了!(是有多偉大...) 

第一個抱亮亮的暖男,網紅施景中醫師。
produce1

想必也是個SOP,清理完亮亮,護士把亮亮報到我胸口(說是要聽我的心跳),並且要我親親他。
當下有沒有感動得想哭?說真的,一點都哭不出來,我真心覺得我重生了!解脫了!
produce2

最後來個Q&A:
什麼?你問我「剪妹妹(陰道)會不會痛?」我可以百分百跟你說無感,生產宮縮的痛大過於世間一切的痛。
什麼?你問我「縫妹妹(陰道)會不會痛?」我只能說,施醫生縫合時,我還真的有感覺到線在拉,但我也立刻跟施醫師說我感覺到了,醫生幫我補了點麻藥,感覺就消失了,痛嗎?只是有感覺,還是贏不了生產宮縮的痛。
喔~ 你又問我「老公到底要不要進產房?」我想如果你想對老公少點怨恨就叫他進去吧!(當然要你的產院同意),心裡多少覺得當你在奮戰的時候,老公不是遠在他鄉,但是我在用力時,老公還真的一點幫助也沒有;BUT最後,老公可以幫忙拍照,我才能有上面的照片可以秀一下。

我下午兩點到兒醫大樓,沒有打無痛,下午四點把亮亮生出來。快嗎?(恐怖的是,在我完成這篇文章的同時,肚子裡有了第二個寶貝,讓我們一起迎接下一次的痛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三三亮亮媽咪 ☼ PEACE33 ☼ LoVe Beauty Fashion Travel ☼☼☼ ∞∞∞

三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